“我们对孩子上网是以‘控制’为主。”湖北省潜江市的胡新河对记者说,“更恰当的说法,应该是‘强制’——每周上网时间强制在一小时以内,到点就关机。”

9岁的女儿从去年开始接触网络,现在还处于胡新河的“可控范围”内。但随着孩子年龄越来越大,胡新河开始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:孩子越大,好奇心和自我意识越强,强制肯定不是办法。自己总不能天天在电脑前看着。他期盼,可不可以建立起网络分级制度引导孩子们正确上网?

2009年年底,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《通信网络安全防护监督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提出五级分类设想,“网络分级”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。

上周,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搜狐网和民意中国网对1718名公众进行的在线调查发现,72.4%的人赞成网络分级,反对者占11.3%。同时,有44.5%的人认为,网络分级可以有效保护孩子。

“网络分级不是给未成年人看的,是给家长、教育系统和社会看的”

调查显示,95.3%的人认为当前互联网对孩子有负面影响,其中36.4%的人表示影响非常大。仅0.9%的人认为没有负面影响。

袁勇道是广东省化州市一所中学的高一班主任。他说老师现在最头疼学生的两件事:早恋和上网。一个班七八十个学生,真正家里有电脑的没几个,但几乎一半都是有多年网龄的“网虫”。老师们估计,在化州市网吧里上网的人,过年的时候大概有80%是学生,如果是平时,这一比例接近100%!

袁勇道还得经常去网吧“抓”学生。“他们看见我走进去,会急忙把电脑屏幕上的‘窗口’和‘任务’关掉,还说是在查资料。让他们打开之前的网页也不肯,不用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内容。”

管孩子很多时候还得靠家长,但袁老师说,他们那儿的家长大多不会上网。孩子上网,要么是严厉禁止,要么是纵容,很难正确引导孩子。

山东的公务员高鹏刚刚去孩子学校开过家长会,50多个家长凑在一起才发现,几乎家家都遇到孩子上网问题。“儿子5岁就开始接触电脑,现在百分之百会背着我们看不该看的内容。现在一些网站唯利是图,打孩子的主意。我们家长心情都很急切,期盼网络尽快分级。”

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项目部主任邵德海表示,网络内容分级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必须实施的一项关键性管理措施。互联网不良信息如果不加管制,毒害的不仅是未成年人,甚至包括成年人。

公众如何看待当前互联网管理呢?调查发现,62.1%的人寄希望于“采用技术手段实现网络内容的分级与过滤”。而对于网络分级的实施效果,44.5%的人明确表示,网络分级可以有效保护孩子;39.1%的人认为有待观察;认为网络分级不能有效保护孩子的只占16.4%。

邵德海认为,网络分级只是保护青少年免受网络不良内容伤害的必需条件,不是全部条件。网络分级甚至不是给未成年人看的,而是给家长、教育系统和社会看的,教他们学会如何认识网络产品,学会如何正确引导和管理孩子使用互联网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